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相爱只有在一起一

2018-11-02 12:49:06

相爱只有在一起(一)

洛儿是这个城市广播电台的一名音乐节目主持人,她的节目以音乐为主,她很少说话,更多的时候和听众一样静静地去听她精心挑选的歌曲。纵然,她的声音很好听,给人一种纯粹的慵懒感觉,只觉得这个声音是属于一个不羁的人,洛儿也确实是这样的,她讨厌牵绊,仿佛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同事们大多数都不了解她是怎样的人,深沉这是大家形容她多的词语。而她真是这样吗?l洛儿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性格的人,她只认为现在的生活很好,有一份喜欢的工作,一份不错的薪酬,更多的是因为有很多自由的时间,即使没有爱情,即使没什么朋友。她总有种感觉,爱情降临时,她的生活将彻底被打乱,因此她对待爱情的态度是理性加理性。洛儿不丑,有明亮的眼睛,直挺的鼻子,性感小巧的双唇,正常的身高,消瘦的体型,总是一副不识人间烟火的表情,总是处于冥想状态,总是喜欢在本子上写下心情……她这样的人让很多人充满好奇想接近又怕接近,到只好远观而不能亵玩焉。

生活一天接一天地过,洛儿从未奢求生活会给她什么大惊喜甚至是大伤悲,因为惊喜对于她来说只属于他人的向往,而悲伤已经给的她够多了,大四时,正当洛儿满怀憧憬要回家乡大干一场时,一场车祸改变了她的生活,父母乘长途汽车到火车站接她,路上出了事故,车子翻到悬崖下,车上32人无人生还,从听到噩耗直到把双亲的后事处理好洛儿没有落一滴眼泪,她知道父亲母亲不希望看到自己伤心……

后来,洛儿留在了自己读书的城市,再没回过家乡,一晃有四年了。在这个城市,孤单的洛儿,天冷时自己抱着自己取暖,想念亲人时独自在黑暗中默默流泪……更多的时候洛儿是忙碌的,音乐是她生活的精神食粮,虽然她的节目听似很简单只是放放歌,说说歌评,殊不知每天的每期节目她会花很多的心思,选歌,写有关的文字,找资料等等,在这些琐碎的忙碌中度过每天。她也认为这种平平淡淡的生活是幸福的,她很满足。

也许人与人的相遇真的需要用缘分来解释吧。一个普通的下午,蓝冰提前离开已加了一夜班的公司,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无意中选到了音乐调频,正当她准备要换到交通台时,她停住了,洛儿的声音从音响中传出来,她没记住收音机里说了什么,但记住了那个声音,那个让她有种说不出感觉的声音。回到家,蓝冰做了个决定要去见见这个声音的主人,洛儿。因为已经有许多年了她都没有冲动的感觉了,自从曈离开她,她就再没找过女朋友了,她恨曈残忍地抛下她只丢下一句‘为了真爱’,她恨曈让她意识到自己是个同性恋。现在的蓝冰将自己很彻底地泡在工作中,作为家族企业的继承人,她的压力是可想而知的。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洛儿今天有种很不踏实的感觉,只想赶紧回家睡上一觉,希望明天会好起来。刚出电台的大楼门,刚要伸手叫Taxi,一个人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了,洛儿本能地后退了一步。

“你是洛儿吗?”那人说,洛儿望着这个突如其来的陌生人点了点头,这个比她高出半个脑袋,和她同样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直挺的鼻子,性感小巧的嘴,匀称的身材,‘天呐!我们好像啊!’洛儿在心里感慨,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不同是洛儿的眼神流露出的淡淡的忧伤,而蓝冰的眼神更多的是给人传达她的自信。俩人相互凝望着,时间过了几十秒,她们都仿佛觉得站得好久。

蓝冰接着说:“我一猜你就是洛儿,我叫蓝冰,今天偶然听到你的节目,就想见见你,你,你和我想象中差不多。”蓝冰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头不由自主地低了下去。

“你是个奇怪的人,偶然听到我的节目就想见我,这个理由好像有些牵强,不过,既然你来了也见到了我,那,那我可以走了吗?”洛儿看着有些羞涩的蓝冰说,她突然好想笑,被她的理智强压了回去。

“我送你吧!”蓝冰指了指自己那辆停在马路边的SUV.“不用了,谢谢。”洛儿怎能去坐一个几乎是陌生人的车呢。

“你在节目中总是为我们奉献一首首好听的歌曲,我送你回家就当是我代表全体你的热心听众为你服务一回,以表心意。”蓝冰说这番话时,手轻轻地拉住了洛儿的胳膊,洛儿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就任凭蓝冰拉着她走向了路边的车。

告诉蓝冰她家的地址后,洛儿就没再说话,确切地说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她也没觉得很尴尬。夜幕已笼罩了整个城市,窗外的霓虹显得格外的美丽。车里是很让人舒服的安静,除了轻微发动机的噪音,只剩下她们的呼吸声,蓝冰时不时地望向坐在副驾驶的洛儿,洛儿一直在看着窗外,‘这就是我在等的那个女孩吗?’蓝冰在心里问自己,现在她不知道自己会给自己什么答案,不过她想和身边的这位忧郁女孩接触下去。

“你不请我上去坐坐吗?”蓝冰望着要下车的洛儿说,“噢,那好吧!”蓝冰随着洛儿上了楼,一套两居室只住着洛儿一个人,不过一间卧室一间书房也很合适,房间的家具很简单,一如洛儿简单的生活。蓝冰坐在沙发上,环视着客厅,目光落在了走廊那面照片墙上,她走上前去一一端详。照片大多是洛儿四年前照的,还有很多位置都空着,四年前的洛儿和四年后的洛儿已判若两人。照片上有快乐的洛儿,调皮的洛儿,还有生气的洛儿,哭泣的洛儿……蓝冰看的入了神,她突然很希望这面墙能出现她的照片,这仅仅是一秒钟在脑中闪过的念头。

洛儿递给蓝冰一杯热茶,她们一起看着墙上的照片,“这些都是有喜有悲的回忆。”洛儿低声说着,眼睛注视着那张全家福,“这才是生活,不是吗?”蓝冰附和着洛儿说。

蓝冰走的时候要了洛儿的号,洛儿说愿意和她成为朋友,但洛儿不知道蓝冰将来会如何影响到她的生活。

从浴室出来,蓝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脑子里回想着和洛儿见面的那些断断续续的片段,她觉得她们以前好像见过,总有种熟悉的感觉,蓝冰没意识到她们很相像。

一个陌生人认识了另一个陌生人,这很平常。一个陌生女人与另一个陌生女人结识这更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了,蓝冰和洛儿呢。两周后,蓝冰给洛儿打了个,约她吃晚饭,洛儿没有理由拒绝,她下班出了大楼看到了蓝冰的车。蓝冰带她去的是家法国餐厅,蓝冰是这里的老主顾了,在她的老位子坐下后,问洛儿:“晚饭吃得清淡些可以吗?”洛儿点了点头。通常洛儿的晚饭只是杯酸奶,不是为了保持身材,而是冷清的家让她没有食欲。

蓝冰问洛儿:“每天还忙吗?”洛儿回答:“还是老样子。”

蓝冰问洛儿:“下班后就回家吗?”洛儿回答:“对。”

蓝冰问洛儿:“周末怎么安排?”洛儿回答:“看书。”

蓝冰问洛儿:“这的环境怎么样”洛儿回答:“不错。”……

吃饭期间,蓝冰就一直在问,洛儿就一直在答,蓝冰微笑着提问,微笑着倾听短的可怜的回答,眼神充满了柔情。洛儿也没觉得不自在。

“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

“不打算交一个?”

“随缘吧!”

被问到感情问题,倒让洛儿有些不自在了,是啊!洛儿从小到大不乏人追求,但一个男朋友都没有过,她想想自己这极不丰富的感情生活,心中莫名的泛起一丝失落感。

“你呢?有男朋友吗?”

“也没有,工作太忙,没时间。”蓝冰知道这是敷衍洛儿的说辞,她不敢对洛儿说她是同性恋,至少现在不敢。

吃完饭,蓝冰送洛儿回家,还是到她家坐了坐。她们仿佛都喜欢彼此在一起沉默的感觉,默默地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没有电视或其他的干扰这份宁静。

洛儿近经常在想一个问题,蓝冰这个从天而降的朋友,接近自己难道就是因为自己的声音,她有恋声癖?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洛儿不相信蓝冰是自己的热心听众。她一直想问蓝冰但不知怎么开口。

蓝冰晚上常常带着洛儿出去消遣,按洛儿的话说认识个大款真好。她们去各种特色饭店吃饭,去各色的夜店喝酒。洛儿对蓝冰说:“你想把我带坏吗?”蓝冰喝了口酒,摇着头说:“你不会变坏的,因为我就没变坏。”俩人相视笑着。很多很多的日子,她们总是在一起,甚至蓝冰睡在了洛儿家。洛儿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快乐,和蓝冰成为好朋友难道是父母在天堂看自己太孤单送的礼物!她真的好久没有像近来的日子那么开心了。

“太晚了,不用回去了,不过明天的早餐你要做。”洛儿看了看墙上的钟说,“遵命,不过,你冰箱里空空如也,我怎么做?”蓝冰自信的说,她知道这几天她们天天在一起,没去过超市。洛儿打开冰箱一看果不其然,只有几杯酸奶而已。“不管啦,反正明天起来我要吃到早餐。”洛儿调皮地说完后就进卧室换衣服去了,“那我只好明天一早去买了。”蓝冰望着洛儿的背影说。

又是一个难眠的夜,对于蓝冰来说,轻轻地拥着洛儿睡这是第很多次了,她好想好想吻吻洛儿,但她知道这是不可以的。她已经爱上洛儿了,她忧郁的目光让蓝冰倍加怜惜,她的微笑像阳光一样给蓝冰以温暖,她的味道让蓝冰无不留恋……蓝冰爱上了她,也许从次见面时就应确定的事了。此时,洛儿紧紧地拥着蓝冰的脖子头深深地埋在她的怀中,洛儿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眷恋蓝冰温暖的怀抱了。蓝冰用唇吻了吻她的头发,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蓝冰对于她们的未来充满期待却又是那么的充满顾及。[1][2][3]

氮气弹簧
管线管
广州中央空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