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失败就是创业的一种宿命是一种不可避免的东2019iyiou

2019-05-14 17:17: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失败就是创业的一种宿命,是一种不可避免的东西”。

自周航从易到离职加盟顺为资本的传闻出现后,其在湖畔大学第三届开学典礼上的感言被频频提起。虽然易到官方回应周航仍是CEO,无论如何易到之于周航是失败的。

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这一新身份再次证明,周航离易到越来越远,也离约车行业越来越远。作为这一行业名副其实的“先行者”,周航的谢幕总让人联想太多。

平台“慢性病”

加上周航离职,这不知道是关于易到的第几个坏消息了。自去年底,易到频频陷入舆论旋涡,先是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费用的消息,尔后又频频传来司机提现不成功。不过,易到随后发声驳斥“资金链断裂”传闻,并称“将启动上市计划”。

上市前遭黑也许是坏消息如此频发的原因之一,可易到确实没以前那么好用了,至少在乘客的体验方面已大打折扣。

上海王先生是易到的“老粉”,至今仍有小一千存在账户。他向地歌讲当初一下存那么多一是因返现力度大,二是确实认可易到的服务质量。但王先生也发牢骚如今易到的车是越发难打,有时等半个多小时也没一辆应答。“等车太浪费时间,我只能又自己开车了。”

除了叫车车不应,价格贵也是易到用户吐槽的重点。北京的刘女士用易到打出了8.3公里133的高价,26元的起步费加24.5块时长费加上38.18元的里程费共计88.6元,再加此基础的高峰上浮费用44.34元。平均一公里,刘女士付出了16元。

发现在微博以“易到”为关键词搜索时,又贵又难叫的吐槽比比皆是,而矛盾的爆发无疑在一纸公文之后。约车运营资格与户籍和本地牌照捆绑,排量和车轴距被严格限制后,司机数量大量萎缩、市场供不应求成为后遗症。当然,这病不止易到一家得了。

4月10日,滴滴宣布北京滴滴快车业务将引入分时计价模式和新计费标准,起步价从10元涨至13元,里程费下调0.2元/公里。新的计费规则,实际上整体给约车提价,基本和出租车的价格持平。这一动作背后实际是对供求关系的平衡。

据滴滴知情人士透露,北京地区滴滴司机注册数量为110万人,活跃司机为20万人,其中有北京户口的司机,仅有10.7%,约2万人。再加上车辆1.8L排量,2650mm轴距,以及约车驾驶员证的限制过后,完全合规的“京人京车”将不足两万。

打车难打车贵将成为平台的慢性病,而且谁也说不清何时能治好。周航曾说:“我希望易到能够做到随时随地永远都有车,不管你是在北京的CBD还是偏远的喀什的小镇,不管你是白天还是夜里,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晴朗的天空。”

说这话的周航或已不在易到,而这一梦想更遥遥无期。

给约车划上句号

周航对易到的失去无论是市场竞争使然,亦或是政策催化,似乎总带着某种隐喻。谢幕时“易到”已不是当初设想的“易到”,恰巧整个行业也变得“面目全非”。

“从政策内容而言,这是一种严重的倒退,非常糟糕。”新政落地后周航如是评价。他口中的“倒退”表现在滴滴易到们成了高端版出租车公司,“共享经济”旗号虚有其表。

滴滴加大了与传统出租车融合,与150多家出租车企业达成合作,将快车订单向出租车转移。此外与传统汽车厂商寻求合作,和大众汽车建立合作公司,在产品、市场、品牌、数据技术等方面互补。

据知情人透露,目前滴滴在全国各地寻求代理商,争抢车源布局线下。近日针对外牌车不能接单的问题,滴滴给出了如下建议:回到车牌归属地继续接单,或者参与回收二手车、优惠购车、优惠租车计划。这也侧面反映了滴滴或走向自建车队、整合租赁公司的重模式。

另一边易到也在与地方汽车代理商约谈,以保障专车的投放工作。无论哪家都偏离了当初只连接司机与乘客的轻模式初衷,新政的高标准严要求使司机车辆大幅缩水,无奈只得变成当初自己讨厌的模样——“神州模式”。

平台变得逐渐臃肿,不得不整合出租车或租赁公司车辆,甚至还可能自营。这么来看,易到滴滴们与披着互联外衣的传统出租车公司别无二致。

除此以外,为了挽救严重缩水的估值,平台们不断拓展业务寻求新的增长点。滴滴在尝试接入更多的场景,与航空、旅游公司等搭建滴滴服务的生态圈。另滴滴近推出保险车险,更深入的拓展汽车后服务市场,再加上即将接入的共享单车ofo,一切关于车的生意似乎都有可能成为滴滴的业务范围。

而乐视自从入股易到后,早已将其纳入乐视生态共同化反。如今乐视的会员与易到的会员两者贯通,并与各子生态都建立联系,易到提供的已不是专车等出行服务,而是将消费、购物、娱乐、代驾、金融理财等嵌入其中。

回过头看,初主打“共享出行”,主要为用户提供互联预约车辆服务的易到已跟随周航一同离去。当初通过络约车解决用车打车痛点的行业变的错综复杂、臃肿不堪。

彼时滴滴与Uber合并后,有人问过周航,未来这个行业终会进入怎样的盈利模式,周航回答道:“那还很难说。对于易到来说,广告流量的变现、发展车主服务,这些我们都是在做一些探索和布局。”

一年前,周航无法预知的命运,直到今天,这个行业依然是处于生死危机的不断变化中。但有一点,约车已划上句号。

本文系投稿稿件,作者:IT老友记;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2013年温州旅游A轮企业
2006年菏泽零售C+轮企业
苏宁物流在南京试点社区无人快递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