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京钓鱼台七号院被停售中赫集团叫天价为留后

2019-06-15 02:55: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京钓鱼台七号院被停售 中赫集团叫天价为留后路

说到底,就是因为不听老人言,所以注定吃亏在眼前。  老人说,出头的椽子先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人怕出名猪怕壮……摆摊卖房漫天要价正常,但在全国人民与通胀殊死搏斗的关口上,连号称自由经济斗士的香港曾荫权都忍痛宣布限制非港人购房了,此时北京钓鱼台七号院的开发商中赫集团竟漫天要出了全国每平方米30万元的价,这不是找修理吗?  北京官员政策水平高,不会乱修理。起初,北京市住建委人士说:钓鱼台七号院拿到了预售许可,后期售价由开发商自己定,政府只要求报备,引导但不干预。但架不住大家同仇敌忾,加上新华社发文呼号,5月27日,北京市住建委联手地税局启动了联合执法程序,命令钓鱼台七号院的23套房停售。但官员还是留下了缓冲余地:按照程序,执法查处需要一个调查取证、行为认定、立案调查的过程,待处理结果出来后会在时间向社会公布。  一说联手税务,马上就想起刘晓庆,呼啸的警车。做生意的,在税上谁敢说自己纯净如处子?  官员的手段不仅是税。2005年,宁夏中卫市金利公司董事长许国清向国土资源部申请35平方公里煤炭探矿权被受理,但中卫市政府不高兴了,宁夏国土资源厅决定将此探矿权给另一家公司。许国清打官司告赢了国土资源部并使其撤销了宁夏国土资源厅之前的决定,但谁想,此时中卫市杀了出来,以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和贷款诈骗罪为由,对许国清刑事侦查,工商部门吊销许的公司执照。至今,刑侦已严重超期限,而许国清的公司执照仍未恢复……  当然,北京官员是不会如此操办的。但钓鱼台七号院不能因此耍横。  大家不高兴的是,钓鱼台七号院涨价太快了。2006年4月29日,中赫集团收购玉渊潭项目,但并未披露收购价格。2010年二季度,批房子成交均价达到每平方米10.9万元。不能一年工夫涨3倍吧?有媒体估算,此项目的成本或不会超过每平方米4万元。反暴利吧?成,就这吧。  估算不能成为反暴利惩处的依据。并且,恰恰就没有房地产行业的数目字,不论成本还是利润。前两年为这事吵翻了天,数目字没出来,反倒出来个不好意思的说法:在房地产,拿利益多的是政府,比开发商还牛。  没有数目字的事多了。广东中石油是暴利吗?他们为什么能喝天价茅台。首都机场高速公路算暴利吗?为什么他们视白纸黑字的规定如无物。安徽电力部门肯定不算暴利,他们只给中层干部配车,而不是飞机。但这些絮叨也就是过过嘴瘾,没有数目字,人家闷头敛暴利。  有一个数目字是明明白白的。大画家齐白石有一《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到2010年,投资大佬刘益谦总共花了不到2000万元收入囊中。今年5月拍卖, 4.255亿元,一年间飙涨21倍。没听说谁要去反暴利。  还是回到钓鱼台七号院。这块地原是以“科技规划用地”名义拆迁的,属军队建设用地,后由中赫集团经协议转让获得,没有经过土地招拍挂程序,乃灰色通道,具体成交价无人知晓。一牵扯到这些领域,许多事都讲不清,还是别问了吧。莫谈。  按理说,中赫集团背景深厚,有呼风唤雨之力,为什么要冒叫一声30万呢?窃以为,中赫集团到底是开发商,出牌脱不开那些路数。有一种说法是,钓鱼台七号院的1000平方米的户型超过常规需求,中赫集团是想通过超高价格来托底,把其他低于此价的户型顺利售出。  除此之外,中赫集团的冒叫也与眼下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有关。国家发改委5月12日通知,商品房销售要公开房源,“一套一标”,每套房子明码标价,以断开发商日后涨价之路。涨价不成降价总可以吧,于是,中赫集团冒叫个天价,为日后可能的高价留下后路。  可以说,中赫集团的冒叫,也是政策逼的。结果会怎样?放心,不会大碍,多崴下脚,一点小亏耳。报人 王安

女性癫痫病因
化妆品新零售
美容门店管理系统
分享到: